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绿色难免啊
绿色难免啊

绿色难免啊

妻子陈静土生土长的C城人,岳父是尚阳村的村长,虽说是个村长但是村子的位置好,油水自然少不了。尚阳村就在新区与老区的交界处,绝对的城中村。

  妻子今年27,身高1米65,体重95,34B的胸婚后终于有了二次发育,这当然少不了我的大力协助。

  差不多进市区了,我低头看了眼表,8点30。不到半个小时就到家了,妻子早就下班了。估计是又回娘家去了,毕竟刚结婚,而且及其恋家。苦笑一声之后掏出手机。

  「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估计是又没电了,是得狠狠心给媳妇儿买个6了,4S这么多年电还真不耐用。

  深踩油门直奔丈母娘家,这么多天没开荤了,怎能错过今晚。

  「妈,我来了!」顺手把出去给丈母娘买的化妆品递过去「呦!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吃饭呢吧。早就说要买这什么欧莱雅了。一直没机会去,妈给你做点儿饭?」「不了,妈。不饿。路上吃过了,您还缺啥水了乳了什么的尽管跟我说A城便宜着呢」「还有我呢,姐夫。不能只管妈啊」小姨子蹦蹦跳跳的出来了。

  我不由自主的把眼睛往她的睡裙上瞟了瞟,这20出头的小姑娘还真是一天一个样啊。这胸发育的都跟她姐有一拼了。不,一定手感更加柔嫩。等等,这睡裙怎么有两个凸起?

  「张,坐下喝水,你爸喝酒去了,还没回来呢」丈母娘似乎发现了我的眼神。

  真是晴天霹雳啊我急忙拔出目光扫向别处「不了,陈静在哪儿呢?」「我姐,吃完晚饭就走了,说是回西阳区住」「哦,那我就不坐了。赶紧回去吧,剩的她一个人在家怪可怜的。」我立刻起身道。

  「是,赶紧回去吧,路上慢点。静静这两天都是回去住的,我说太远让她在这儿住下,她非说你回来家里有个人能帮你做饭」「妈,不用送我了,雅雅送就行了」说着我起身开门。小姨子还撅着嘴跟在我屁股后头,估计是没她的礼物,不高兴了。

  我打开后备箱掏出了块天梭的女表递给她。

  「啊呀!好漂亮啊,跟我的?很贵吧?」

  「不贵不贵,你对姐夫这么好,怎么能亏待了你呢?周末带你吃大餐」「嗯嗯」小姨子低头玩弄那块表。

  我的机会来了,嘿嘿。睡裙显然是没穿内衣的,1。78的我虽说不是特别高,但是低头还是大片春光啊,透过蕾丝的花边雪白的双乳刺的我眼花。不禁感叹啊,年轻真好。再看下去真是要流鼻血了。

  「赶紧回去吧,早点儿睡啊」

  「嗯嗯,再见,姐夫」右脸一片温热的唇印。我瞬间感到全身的血液上涌,这我完全都没有想到啊,难道……等我回过神的时候雅已经蹦蹦跳跳的进去了,那飞扬的蕾丝边裙角纤细的美腿,配上微微透出的开通内裤。浴火难耐啊,还是快回去吧。

  上了车我的思绪还是停留在春光乍泄那一刻,如同两只安详的白兔,一动不动的蜷缩在一起。小姨子应该还是处,说不好以后……还是算了吧,村长还不得打断我的腿。

  汽车在路上频繁变道,并线,超车,像一只跳跃的雄鹿,很快到家了。

  西阳区是家里以前的老房子,经适房80多平方,小区不大,但是很安静。

  想想我家的条件在C城这个准二线的城市只能算不好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妻子家里这么好的条件愿意嫁给我真的是很让我感动的,最重要的是她的第一次都是我的,虽说没有处女情结吧,但是这个社会到结婚还是处女的太少了。恐怕都得去幼儿园预定了。

  掏出钥匙打开门。没开灯?我掏出手机才9点半,这么早就睡了?

  「媳妇儿?」没人回应。我走近卧室,床上被子整整齐齐。看起来就像我走那天一样。我这次的出差,难道她没在家?我掏出烟点燃,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心里有种莫名的不安。还是先填饱肚子吧,估计出去遛弯儿了吧。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走向厨房。

  吃饱喝足后打开电脑,准备上下QQ。自打上班之后就基本不怎么上QQ了,有时候1个月都上不了一次。上去也都是灰头像,QQ在我心里已经从一个通讯软件变成了种回忆。奇怪的是为什么有三个账号?除了我和妻子的还有一个。我手抖得一瞬间,家里的门响了。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关了电脑,我自己也不明白,开个电脑有什么罪恶的。可能是高中时期在家偷看毛片儿时候的习惯吧。

  「老公,你怎么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妻子看到我开心的伸开双臂索取拥抱「想我了么?」「恩,想了,来亲一个。么啊」看到妻子开心的样子,一切疑惑就像风卷残云般消失了。只有妻子嘴里那淡淡的绿箭配合着香津让人回味。

  「想我哪里了?」我把抱妻子的手向下划去,按在了妻子的翘臀上,顺着连衣短裙伸了进去。妻子的屁股十分丰满,棉质的内裤还是那么保守。

  「讨厌,坏死了」妻子娇羞的推了我一把,胯下龙根早就有了抬头之势,怎能放过?我用力把她挤向墙边,翘臀上的五人小分队也穿过薄纱在向森林谷地进发。在我接触目标山洞的一瞬间。妻子用力推开了我。

  「出去了一天,我先洗洗去。等会儿你也洗洗,有的是时间,晚上怎么都行」「好,洗完丝袜别脱啊。」妻子以前很少穿丝袜,这次还是黑丝「你们男人都这个德行」妻子关上了门虽然刚才只是食指一瞬间的接触,但是那感觉我还能回想起来。湿润的感觉就像刚刚有过战斗。加上妻子嘴里的绿箭,我就更加疑惑了。她平时都是只吃益达水果味的啊。还有刚才那个都。一系列的问号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淅淅沥沥的水声停止了,我还在一动不动的想着该怎么让妻子把今晚的行踪和这一系列谜题解开。

  「你去吧,我在床上等你」妻子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恩」我进了浴室,木讷的冲洗着咚咚,妻子敲着浴室的门「张刚,给我递一下我的内裤,在里面架子上」「哦」我擦了擦手去拿架子上内裤,发现这是条新的内裤,从颜色看绝对是没穿过的。而且裆部带着黏黏的湿润。轻轻的一闻,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了,虽然痕迹很小,但是这味道对男人来说太熟悉了。这是精液!

  「找到了没,快点」

  「哦」我来不及多想,把内裤递了出去。贤惠的妻子,出轨了。答案已经揭晓,但是仅凭一点味道是没有说服力的。我不相信我的妻子会出轨,我们在高中谈了第一次恋爱。大学过后又走到了一起,妻子对我的爱是不可否认的。但是那个味道确确实实是精液,我不过才在新婚之夜射进去过,其他时间都是带套的。

  反过来,如果是真的精液,那她又是为了什么?钱?不可能,妻子不是那种人。

  性?也不对啊,我小弟虽然勃起只有13CM但是她这么敏感也是可以轻松高潮的啊,何况又这么保守,连做爱的姿势都不变。难道是寂寞?

  太多太多的问号围着我的大脑转,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妻子一定被别人干了,尽管我不愿意承认。我要保住这个家,在了解全部之前我决定还是按兵不动,继续装傻充愣。对今晚的疑问决定只字不提。

  我走出了浴室,妻子已经依靠在了床上,一边充电一边玩儿手机。

  「你的电话怎么老是没电啊,是不是特别不耐用?过两天给你买个果6吧?」「真的?还是算了吧,6太张扬,5S吧」妻子抬头跟我说。在她抬头的瞬间我捕捉到了她的微表情,那是一丝的欣喜,还伴随着对手机屏幕的迷恋。可能是美剧看多了。我感觉自己的瞬间分析能力已经是I7的频率了。那一定是奸夫。

  我趟到了床上,一点欲望都没有。妻子关了台灯关了手机转向了我。伸手在我胸前若有若无的抚摸。「刚才还猴急,现在怎么蔫儿了?」「洗完澡之后感觉好累啊,堵了一天的车」我敷衍到。「那你早点睡吧」卧室归于安静,静的之后呼吸声和窗外沙沙的树叶声。我依旧那么清醒,还是那么多的问号在我脑子里四处碰撞。我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快要被他们挤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做起来点了跟烟,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向窗外。一个我不知道是谁的男人,在几个小时前,用他的阴茎插进了只属于的我的地盘,还在里面留下了痕迹。他射出来的时候心理一定在想,别人的新婚妻子现在烙下了我的印记,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香汗淋漓。他的鸡巴一定很大,一定很粗,布满青筋,狰狞可怕。我能想象出那画面,一只丑陋的鸡巴狠狠的插进了她湿润的肉穴里,每一次粗鲁的进出,都能泛起娇嫩的阴唇,带出白色的泡沫。每一次的插入都是那么彻底,肉穴的主人,我的妻子,说不准还祈求盼望着每一次的撞击。那一刻她一定想不起来那海枯石烂的誓言。

  我感到阴茎前所未有的充血,膨胀。呵呵,这不会是淫妻的癖好吧?我想到了SIS上的人妻文。我是不是也渴望看到别人粗暴的肏弄我爱不释手的娇妻呢?

  此刻的我浴火焚身,灭了烟,爬上了妻子的身上。用力的揉搓胸前的嫩肉,搓弄粉色的葡萄。我心疼珍视的私人物品既然已经让他人染指,我又何必不忍使用呢?妻子也激烈的回吻着我。「不是累了么?怎么还不睡啊,大半夜折腾人」我右手的食指又一次伸进了肉穴之中,一边深入,一边用拇指揉着她雪藏的肉芽。

  虽然你洗过澡了但是深处的湿滑是洗不掉的。「你不也湿的不行么?骚货」随着我的双管齐下,妻子敏感的身体很快源源不断的流出了水。此刻的我心里却在想,这迷幻的液体还沾湿了谁的床单?或许他现在还在回味。我双手抱住妻子的头,身体竖起,按着妻子的头向胯下按去。妻子当然知道我想干嘛,从第一次到现在妻子从未真正给我咬过,因为她有点洁癖。即使洗的再干净也从没含进去过。如果她真的已经出轨,现在的她一定对我怀有愧疚,会答应的。

  「不嘛,都说了以后都别提这事儿嘛」

  「行,那趴下,我要从后面插你」「我帮你带套吧?」「安全期嘛,又不会怀孕,快射了再带」妻子没有再说话只是乖乖的趴下了,翘起她那梨形的丰满臀部。我二话没说,提枪上马,狠狠的刺了进去。「恩……啊……「妻子低声的呻吟了下。

  湿滑,温暖,除了两边的小肉芽,可以说毫无阻碍。几个小时刚刚撑开过的羊肠小径,现在又紧紧的贴在了我的鸡巴上。我一插到底,一动不动,就是想感受下妻子阴道里面是不是有紧缩。一般高潮过后的妻子,阴道的里面都会锁紧。

  很微妙的感觉我还来不及体会。

  「老公,用力」「老公的鸡巴大不大?」这时的我显然已经不着急了。我就是要看着你乞求我。

  「大,特别大」「多大?」「整个都塞满了,舒服」「哦?!硬不硬呢?」我慢慢的一字一句的说。「硬,像铁棒一样硬,热热的,啊……老公……痒……」妻子有些受不住开始轻微的晃动她的大屁股「哪儿痒?我帮你挠挠?」一边说我一边用手轻轻捏住她的两个乳房,由于重力的作用,他们现在直挺挺的下垂,一个都捏不住。「老公……洞洞……洞洞痒」「求我」我斩钉截铁的说。今天就是要看你下贱的样子「求……你了……」妻子加大了运动的幅度。我抽回双手按住她的屁股道「求我干什么?完整点」「求你……求求你了……快干我吧……」「呜呜……」骚货奸夫没有喂饱你?我也不有些忍不住,便开始大力抽插。从没有这么爽快的感觉,如释重负。每一下都是用尽浑身力气重重的撞在她的身上。「啪,啪,啪」节凑分明,阴道流出的液体顺着阴茎流到了蛋蛋上,又在撞击中溅在了床单上。淫妇你的水都为谁而流?我的眼泪又在为谁而流!

  半个小时后我结束了战斗,内心的争斗也平静下来。我必须知道那个奸夫是谁,我的妻子又是为了什么做了背叛我的事情。从没想过绿帽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妻子熟睡后我打开了电脑,开始在网上买一些监控之类的东西。不知不觉间天已经微亮。电脑里的木马也已经安装到位,监控预计两天之后到货。看着熟睡的妻子我偷偷的拿起了她的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的微信。

  「你老公没发现你没穿内裤吧?哈哈」